360直播免费观看NBA-唯一官网

央媒接连炮轰老年代步车年销百万辆的灰色产业

发布时间:2021-06-11 00:03

  今年1月初,人民网不断炮轰老年代步车,这是一个大家都知道、都太喜欢/太讨厌、都不太理解的灰色产业,特殊时期的产物,如今依然产能旺盛。

  我们不应持有非黑即白的观点,因为有钱的话谁都想买,谁都不愿意挤在一个铁盒子里。今天我们静下心来好好聊一下老年代步车这个产业,希望交流之下会有所启发。

  因有好几个突发项目,这篇并不长的文章陆陆续续写了一个月,虽然思路断了又续,倒是让笔者逐渐想清楚了不少问题(推荐下文的起因3/起因4/治理难点1这三节)。

  撰稿起因是笔者认识的一位老师转我两篇人民网炮轰老年代步车的文章,笔者对笔伐老代的文章并不觉稀奇,稀奇的是央媒这次居然亲自下场炮轰这个灰产了!

  几年前笔者写过两篇文章调侃老代,但对这个产业的认知依然比较浅,也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大家觉得“存在即合理”。

  我之前认为老代是黑产,实际上是灰产才对,所以业界一直都是默认它存在和发展的,这与生产商当地ZF的税收有挂钩。

  灰色产业必然会经历诞生、扩张、拉锯、毁灭四个过程,目前正在从扩张阶段向拉锯阶段走过去,央媒发声就是一个先兆。宣传攻势先行的“老规矩”,你懂的。

  无需长篇大论,也不引用各种案例,我们直接抛观点。先来说说老年代步车的优势:

  1、最大问题是无法无天,逆行、闯红灯、占用机动车道、乱停乱放,什么都做。

  2、超载和超速?抱歉,本身就没有标准可言,装再多、开多快都没有任何问题。

  3、老年人身体控制能力差,视力差,手抖脚抖,没有经过驾校培训和驾驶员考试,都是非法上路,开车跟打麻将一样无师自通。

  4、车身又窄又高容易翻车,在马路上随意穿插,你还不敢惹这些不带保险的马路霸王。

  6、没有统一的合格标准,质量是个谜;没有统一的安全标准,容易热失控自燃。

  笔者另外还有一篇写宝马电动化近半世纪历史的文章还没被宝马客户爸爸放出来,大家可以期待一下,里面会有关于电池配方、机械结构物理布局、材料学进化、生产模式进化等话题的阐述。

  一言蔽之:电动车的正确制造方式并不掌握在民间科学家们手上,而在正经车企手中。

  大家可知,2018年末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升至5000元人民币之后,修法后个人所得税的纳税人占城镇就业人员的比例将由现在的44%降至15%。也即是,85%的城镇就业人员月收入不到5000元。

  作为基层民众,我们都想以低成本解决出行问题,富人才攀比谁家埃尔法加价更多。

  老年代步车就跟外卖与快递小哥的电驴一样,我们默认它存在吧,安全隐患太大;一刀切吧,老人家短途出行问题根本解决不了,早晚高峰坐公交太挤,走路太累,而外卖快递没了电驴则会更迟到达、运费更贵。

  如果全面禁止老年代步车在城市通行,这就像广州禁摩一样步入两难。如果广州不禁摩,公路通行效率会大大降低,拥堵加剧;禁摩的话,如果配套的公共交通没跟上,出行绝对是一场噩梦。

  达到国家法定乘用车标准的电动车不是不好,而是太贵。下图这台小小的荣威E50居然要卖18.89-23.49万,那只是5年前的事情,并不是十分遥远。

  为什么老年代步车没有补贴都能吊打新能源车正规军?成本极为便宜啊,用轻工业的标准造重工业产品,不需要按照安全规范来造。

  便宜的东西不好,怎么这么多人买?穷啊,你不看看并夕夕上面多少人买东西,他们不知道是假货吗?知道,但你不知道多少农村妇女用不起卫生巾的,并夕夕是最好的选择了,大家不要“何不食肉糜”大型凡尔赛了。

  疫情来了之后,多少农民工依然出门干活的,不是他们受教育水平低没安全卫生意识,而是如果手停就意味着口停,没收入是会饿死人的。

  这是特殊的生育政策造就的特殊人口比例,是功是过不方便评价,但现实已是如此。那些不承认人口老年化的,怕是在初高中做的实地调查吧?

  2019年的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人口普查的数据还没出来),中国60岁以上人口比重18.1%,65岁以上人口比重12.6%。按65岁以上来算的老龄化比例,相比美国(约15%)、加拿大(17%)、英国(约19%)、法国(约20%)、日本(约27%)还不算很高,但中国老龄化率的提升速度很快。

  我们将来还要给“英雄妈妈”年代出生的人口还债,惠及全民的福利是不够分的,421模式下会优先将资源支付给下一代,连胎教什么的都普及了,但对老年人的资源付出却不够。

  另一方面,老一辈受十年浩劫的影响,受教育水平有限,即使现在允许老年人考驾驶证,沧州更是爆出87岁老人考驾照的新闻,但这又有几人能做到?

  处于边缘地位的老年人,出行问题解决不了,复杂的乘用车 不会开,自然就会青睐老年代步车。

  老年代步车的前身就是一种医疗辅助器械,现在民科们把它改装成霍金那把电动轮椅的魔改版,能上50km/h还带方向盘,谁又能说清老代是什么法律定位?

  社畜化,其实也是人口结构造成的。不是这一代年轻人不争气,而是个人命运在国运面前就是基本不能动摇的。每个人都不能挑自己的剧本,你出生这事你父母没咨询过你意见的,薛定谔的阶层给你配好了剧本,你靠自己努力演下去。

  在421家庭人口结构下,这种生存压力会被进一步放大,“上有老下有小”是很多人在职场上甘愿被剥得皮都不剩的理由,且不说还有一个庞大的养老金体系需要不断吸这一代人的血。

  日本所谓的“低欲望社会”,并不是平成专产废宅,而是泡沫经济破灭之后的日本,无论你怎么努力都跨越不了阶级,挖矿勤奋的人不会因此成为煤矿主,你只可能被无法升级的生产力内卷。在这个历史前提下,地租、工资、利润三要素就不需要按照自然率来算了。

  还有,2008大放水,2018大放水,房地产吸饱了水,社畜们的劳动所得被进一步稀释了。

  问题来了,因为城市中心化,在边缘农村找不到那么多社会分工的高效率高产出岗位,大城市/特大城市吸走了周边农村的青壮年(“环首都贫困”带了解下),农村自然就空心化了。

  青壮年一年才回几次农村?即使你在城市有车,你能每天回家载着爸妈出行吗?农村的交通系统完善程度如何?不借助三轮/四轮老年代步车,你让老人家骑摩托?

  如果老年人在城镇住,多少孙子孙女是要老人带着上下学的呢?社畜们真的有时间每天亲力亲为?

  老年代步车灰色产业的疯狂利润率,在两方面影响着这个产业:老代灰产因资本逐利而扩张,互联网巨头逐利扼杀小微经济。

  先说第一样,这个好理解,无牌无证的东西才容易制造暴利,不信你翻翻美国禁酒令时期的文章,再翻翻“卡朋”和“芝加哥打字机”是什么鬼玩意。

  暴利的老年代步车灰色产业规模究竟多大,真的不好统计,这就像美国人很难统计禁酒令期间有多少私酒贩子一样。新能源乘用车生产商要花十几亿才能买到一张准生证,老年代步车厂子根本不需要问过谁,产就是了。

  有个出处不详的江湖数据是这样的:2020年中国低速四轮电动车的保有量突破1000万辆,市场规模1000亿人民币。

  另一方面,重资本垄断市场的互联网巨头们正在迅速扼杀了小微经济。就拿买菜这事来说,之前大家享受过各种平台的资本补贴,逐渐养成了线上买菜/线km卖菜圈“街坊生意”的菜贩子现在对平台的依赖日益严重,菜卖不卖得掉越来越看线索量。

  菜贩子是支付不起高额线索费的,温水煮青蛙,他们会逐渐被淘汰,取而代之的就是完全职业化的、高效率运作的、高利润的新一代互联网菜贩子。在市场抱着小猫卖菜的阿姨只能回老家养老了,这千万人口的城市面积再大,也不再有属于她的三平方米菜摊。其他产业同理,互联网平台巨头都在干这种事,为了市占率拼起了刺刀,前一阵子并多多的买菜业务员工就过劳死了。

  老年人周边的小商贩逐渐消失,买根葱、买个碗、买双鞋、买瓶药酒,都要跑老远的超市买。他们不会用智能手机下单,对价格非常敏感,可是曾经渗透城镇每个角落的小微经济已被消灭,资本会根据获利效率来重新布置中心化的购物场所,民众采购距离越发增加。这时候,你就能理解为何老年代步车成为必需品了。

  做工业生产是要看上下游产业链是否完整的,当年引入苹果生产线也就是为了培育全国的智能手机零配件供应链,时机成熟之后才有了小米和华为这些自主品牌。在上海临港引入特斯拉这条大鲶鱼也是同理,最终目的不是捧特斯拉,而是成就我们自己的民族产业。

  因为有了非常完整的汽车制造产业链,所以各种小作坊才可以用非常低的成本买到零部件,继而完成他们的总装业务。

  你要铅蓄电池还是锂电池,你要纯电动还是增程式,你要倒车影像还是LED大灯?选装业务比现在的造车新势力还广,恨不得你自己带一张祖传的太师椅过去,他也能给你造出一台太师专车来。

  另一个方面,电池成本逐年下降,电池性能逐年上升,摩尔定律套一下,就知道为什么老年代步车遍地开花了,成本越来越低,售价越来越高,是桩好生意。

  首先笔者得抛出一个大家都很不愿意听的观点:老年代步车是不合法,但相对合理。

  我们都知道老年代步车非常扰民,开得比机动车慢,爱挡道,但又比自行车和行人快太多,谁都不想在非机动车道上被这种手抖眼花的老人家开着无声的车追着跑。如果碰上事故了,老年代步车没手续、没保险,对方还是老弱病残群体,怎么整都是自己吃亏。

  你说全面查办吧,请问哪地ZF全面、彻底、不留余地做过?没有,所以才有老代的生存土壤。ZF不作为?不,这事情不能一刀切,很容易引发大规模社会事件。

  大家换位思考一下,开老年代步车的老人基本都是什么群体?刚刚到小康水平的普通百姓。因为富人都是请司机接爸妈的。

  为何笔者刚刚说了一句“相对合理”?因为这个年纪的并不富裕的老人,恰恰就是就是当年不计个人得失和家庭得失,为中国实现工业化奉献整段青壮年时期的那一代人。

  很多人只记住了从2001年的1.34万亿到2020年的14.86亿美元,认为最伟大的一代人是中国加入WTO之后的这一代。

  不,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从1960年的0.059万亿美元到1980年的0.19万亿美元,再到2000年的1.21万亿美元,这才是最了不起的。饮水思源,真正撑起今日中国国际地位的不是马总、李总、任总,而是他们。

  因此,如果能ZF能对老代产业加以规范,提升老代安全标准,对驾驶人进行限定,倡导驾驶者文明行车(违法的必须罚,多老都得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会有双赢的局面。

  刚刚我们提到过“让资本疯狂的利润率”,这里要说说,除了生产和售卖这些老年代步车能带来巨额利润之外,还能给各级ZF带来巨额的税收。

  为了解释这个问题,笔者准备了一千多字的论述,并将它全部删了个干净。(山东一省参与老代的上下游从业人员就达百万级,你让我怎么论述利弊,没法写了……)

  当然,也有一些正面的案例,比如雷丁之前就是造老代的,现在升级成为乘用车生产商了,此前他们公关部小姐姐找笔者做报价库数据入库的时候我也是一脸懵的。不管怎样,改造安全可靠的乘用车,百利而无一害,就业稳住了,产业升级了,内卷止住了,合法性提升了。

  说到法律法规,我们再提一次禁酒令。在美国禁酒令时期,酒厂会售卖酿酒的原材料(卖原料不犯法),附送一份详尽的说明书,标签上醒目地标注着:请勿按照以下1234567步骤操作,不然就有可能酿出酒来,一切后果自负。

  老年代步车灰产也是这种神操作,依据《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生产和销售“场(厂)内专用机动车”本身不违法,消费者把它开上路就后果自负了。考虑到买这些车的人还差20个亿家产才买得起一片自家的高尔夫球场,所以只能到市政道路上跑了……

  对老代驾驶员的违法行为,也有法律层面的空白。举个例子,2007年7月湖南省湘潭市齐某某酒后驾车被拦,齐某某还理直气壮地说:“我开的是电动车,又不是机动车,你们凭什么查我?” 交警大哥哭笑不得。

  又比如知乎网友 @Alexander 此前就遇到了烦心事,被一台老代蹭了,老大爷是在越战中受腿伤的战士,这位网友最终只能自己吃了这个亏。网友最终没原谅这位老大爷,“放过他只是因为对军人二字的尊敬,仅此而已”。

  老大爷没事还好,如果他手上了,怕是机动车车主要背一大口黑锅。老年代步车用多厚的钢板、是否进行过碰撞测试、雨天充电是否容易短路自燃,这些都是薛定谔的猫。

  更可怕的是,“法不责众”很棘手。如果只是一两万辆,整治一下就过了,但现在有1000万辆,事情就变得非常复杂。

  2018年11月,《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发布,文件精神我提炼一下:

  2、2018年12-2019年1月整改,清除整顿阶段需要等3中的国标先完成;

  1、尺寸重量:车长3.5m内,车重750kg内,动力电池占重低于30%;

  2、动力系统:只能做纯电动,不能用铅蓄电池,10秒内加速到30km/h,40km/h≤极速≤70km/h;

  交警千万不要日常和稀泥,出小事就小管,出大事才大管。这种薛定谔的管理方式,对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而言就是1000万颗不定时炸弹。

  别看老年代步车杀伤力“有限”,看似没有特别恶性的事件,君可知老年代步车就如《战争之王》里面的AK-47那样,这种大范围扩散的小威力武器才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每年死在AK-47及其仿制品枪下的人有45万人之众,比广岛和长崎两颗的杀人总数还高。

  根据出处不详的统计数据,2013-2018之间的5年,全国老年代步车事故83万起,1.8万人死亡,18.6万人受伤。

  公共交通资源方面,根据国家统计局在2018年公布的数据,我国每1万人只拥有公交车4辆、出租车8辆,这个比例决定了价格敏感度特别高的老年人出行困难重重。

  私家车资源方面,根据公安部最新数据,2020年全国机动车保有量3.72亿辆,其中汽车2.81亿辆;机动车驾驶人4.56亿人,其中汽车驾驶人4.18亿人。车不少,但问题还是笔者刚刚提到的那样:老年人没驾照、青壮年与父母居住地不同、购买不起乘用车。

  1、主要方案当然是规范老年代步车的国家标准和法律管辖地位,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2、发展公共交通事业当然是非常重要的,毕竟绝大多数城镇居民都是依靠公共交通系统出行的,并没有人均凡尔赛的经济实力。

  3、鼓励创造或从他国企业引入高质量的老年人通勤工具(包括2.88万的宏光MINIEV),比如丰田iRoad和理想SEV就是很有前瞻性的超大城市单人/双人通勤工具,不过现在理想官方基本清掉了关于它的介绍,觉得它是黑历史。

  4、未来通过自动驾驶技术来解决一部分经济承受能力较强的老年人之出行问题。当前自动驾驶技术的成本实在太高了,当然成本根据摩尔定律会快速降低。

  5、国家谨慎对待互联网资本巨头垄断各行各业的势头,让小微经济重回社区,重回老年人身边。

  还记得中国的山寨机时代吗?线世纪初英国一百多个汽车品牌“百花齐放”的野蛮发展时代。

  以深圳华强北为产业中心的国产山寨机有很多标签词:价格实惠、大喇叭、双卡双待、跑马灯、支持Java、广告唬人、产品一致性不咋地、稳定性极差、暗中收费的各种奇葩订阅服务。

  2010年小米公司成立,2011年小米M1发布。这台由摩托罗拉团队设计、富士康和英华达代工的3G智能手机用了小米自己捣弄出来的MIUI,“堆料王”的传奇故事从此开始书写,雷军用了短短四五年时间血洗了华强北山寨机产业(并把他们逼到了非洲发展)。

  4、设计和技术有延续性,操作系统标准化,零部件标准化,销售渠道标准化,最终形成品牌的生态圈。

  中国正在快速步入老龄化社会,但我们要到2035年才能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这十余年间我们需要千万级数量的、惠及普通百姓的、品质高价格合理的低速纯电通勤四轮车,这片蓝海不仅有利可图,还是一项反哺老一辈国家建设志士的正义事业。

Copyright ©2015-2020 360直播免费观看NBA-唯一官网 版权所有 足球360直播保留一切权力!
18879151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