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直播免费观看NBA-唯一官网

煤炭矿主“去产能”的抉择

发布时间:2021-07-16 13:02

  4月8日,新化县温塘镇大坪煤矿,技术员黎立平负责在此看守。由于效益不好,该煤矿生产基地已停止作业,处于荒废阶段。 湖南日报记者 李健 摄

  记不清拐过多少道弯、翻过多少山梁,煤炭矿主童海滨将越野车开进了一条山沟。车停处,“大坪煤矿”四个大字近在眼前。

  寂静的矿区,不见一个人;推开挂有“办公室”牌子的门,一个年轻人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童总,您来了!”看到童海滨来了,年轻人爬了起来:赶紧收拾桌子,拿起拖把使劲拖出一块干净地,把“童总”迎了进去。

  大坪煤矿位于新化县温塘镇星火村。这个曾经几百号矿工的矿区,如今冷冷清清,仅有4个人轮流“看场子”;缆车、轨道,锈迹可见。

  从一家小煤矿起家扩张,经历自2002年开始的煤炭“黄金十年”,到如今将手上10家煤矿果断关闭7家,童海滨感叹:“又回到了20多年前的水平”。

  新化是全国100个重点产煤县之一,小煤矿多。1992年,童海滨从部队转业回家,收购了当地一个年产煤不到1万吨的小矿,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采煤生涯。2009年,他组建以煤矿开采为主的湖南海盛矿业投资集团;到2012年,拥有10个矿,年产煤达70万吨。

  “那些年,吨煤价格从200多元涨至700多元,日子过得潇洒”。童海滨并不避讳当年的风光,“拖煤的车排成长队;银行主动找来要贷款给我,但我根本不需要,手上现金流近亿元”。

  其时,童海滨花4000多万元兼并的金鸡山煤矿,在再投入2000多万元进行改造扩能后,刚投入生产即碰上“熊市”。

  2013年底,国家出台意见,要求关闭8类安全条件差、产能落后的煤矿;紧接着,省政府出台文件,要求按照“关闭一批、整合一批、提升一批”思路,在全省关闭400处落后小煤矿。

  此刻,童海滨遇到自认为“很难得的机会”:临近的大坪煤矿因投资方资金困难,实在撑不下去了,想廉价处理。

  童海滨动心了:大坪煤矿是新建矿井,资源条件好,前期投入了1亿多元,只要后续投入跟得上,“赚钱指日可待”。

  很快,童海滨只花了3000多万元就把该矿收入囊中,然后又投入1亿多元进行井下建设,于2015年3月投产。

  原想通过进一步扩大产能挣把大的,岂料市场无情:煤价“断崖式”下跌,每吨煤价格从700元以上直降至300元左右;更要命的是“根本没人要煤”,自己的煤卖不动,周边矿的煤也卖不动,全国的煤都卖不动。

  原来电煤俏,现在电厂说“水电多、外电输入多,而用电量却没有同步增加,火电已是‘替补队员’,用煤大减”。钢铁、冶炼等传统用煤大户,开工不足,且普遍推广“电能替代”,其用煤减少。

  被童海滨“寄予厚望”的大坪煤矿,投产9个月即被迫主动停产。“挣的钱全部投进去了,还负了债。”

  矿主们“焦头烂额”之际,市、县煤矿关闭退出工作队纷纷进驻矿上。县领导挂帅,与每个矿主面对面谈心、做工作,谈当前能源需求态势、谈煤矿关闭的相关政策,动员他们主动去产能。

  残酷的现实,给童海滨上了一课。资源禀赋、生产条件、技术队伍均具优势的大坪煤矿,生产运转可谓“最佳”,但9个月内亏400多万元。“300来块钱一吨的煤价,刨除人工、税费、生产成本,到头来生产一吨煤倒亏几十块钱”。

  鼓励去产能的政策很具“诱惑力”:规定期间内退出的煤矿,每矿可获得500万元至1200万元不等的补偿;发改、人社、环保等部门在员工转岗培训、低保、企业转型、棚户区改造、环境整治等方面予以支持;公安、信访和维稳部门全力配合,及时化解相关矛盾。

  与其被拖死,不如卸下包袱。童海滨痛下决心,一举关闭7个矿;剩下3个矿,年产量也由25万吨压低至10万吨以内。

  周边的煤矿也纷纷主动关闭。近两年,新化县关闭煤矿25处,仅保留23处,设计年产能由1782万吨降至966万吨。

  今年2月1日,国务院出台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意见,提出“从2016年开始,用3至5年时间,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适度减少煤矿数量。”

  童海滨自我评价:“以往扩张,确实有盲目冲动的成分。当年煤价开始下跌时,没有及时撤退,反而继续扩大生产规模,最终陷入两难;这次关矿,我认为是明智之选。”

  缩减煤炭产能,童海滨转身投资农业:觅得一处2400亩水面的水库,“养点鱼,搞点种养业”。

  我省煤矿数量比较多,散、小、乱等较为突出,煤矿的瓦斯、水害等隐患多,生产方式较为落后。省委、省政府一再提出“不要带血的GDP”,要求关闭退出一批小煤矿、淘汰一批落后产能。

  在煤价高企年代,政府为了关矿,可谓费尽心思、劳师动众,但总会出现“边关闭、边反弹”的现象。因此,推进煤炭去产能,不仅要靠政府的“有形之手”,更要发挥市场“无形之手”的作用。

  煤炭去产能,淘汰谁、关掉谁,由政府直接拍板定夺,既不科学,还容易引发新的矛盾。以童海滨为代表的一批煤炭矿主,自觉、主动去产能的事实证明,通过市场这只“无形之手”,倒逼落后产能退出,效果很好。

  当然,煤炭企业主动去产能,也离不开政府的引导和帮扶。各级要综合运用行政、法律、政策等手段,发挥政府这只“有形之手”的作用,为企业去产能营造良好环境,方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今年年初,国务院出台《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提出按照“市场倒逼与政府支持相结合”、“化解产能与转型升级相结合”、“整体推进与重点突破相结合”的原则,在近年来淘汰落后煤炭产能的基础上,用3至5年的时间,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使产业结构得到优化,转型升级取得实质性进展。

  根据《湖南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意见》,湖南煤炭“去产能”,重在淘汰落后产能、优化煤炭产业结构,促使煤炭行业向规模化、安全化方向发展。具体举措包括以下几方面:

  一、按照国家部署,落实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方案。综合运用市场、政策和法律手段,加快淘汰年产能在9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安全条件差、无法实施改造提升的煤矿,也要坚决关停。各市州要定期公布年度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和任务完成情况。

  二、严格控制超能力生产,主动减量化生产。保留煤矿,按原核定生产能力的84%重新核定产能,煤矿必须按减量后的产能组织生产。

  三、落实国家投资管理和产业政策,加强严重过剩行业项目管理,严禁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核准和备案煤炭新增产能项目。

  四、积极拓展市场空间,支持发展煤电一体化,鼓励发展煤炭洗选加工转化,有序发展现代煤化工。

  五、支持企业兼并重组、转型转产、技术改造,完善落实促进兼并重组的财税、金融、土地等政策措施。

  六、加强去产能过程中人员安置和技术培训,健全退出产能职工安置政策,做好社保补缴、关系转移和接续,依法妥善处理职工劳动关系,保障职工合法权益。

Copyright ©2015-2020 360直播免费观看NBA-唯一官网 版权所有 足球360直播保留一切权力!
18879151581